您当前的位置 : 磐安新闻网 > 新闻中心>时政
我在朝鲜战场┃坚持是英雄,逃跑是狗熊
2020/11/17 来源:磐安新闻网   陈水品 口述 张黎明 记录整理

【人物档案】:陈水品,1932年6月3日出生,双溪乡山早村人。

我1951年入伍,工程兵,属第二批入朝战士。我们的连队刚入朝鲜就接到命令——赴三八线以南构筑防线。我面临的第一个考验是负重行军,每个战友背负的装备有:手榴弹四枚、棉被一床、子弹50余发、三八式步枪一支,米带一条,铁锹一把、生活用品若干,重量约有50斤。负重行军刚开始不累,时间长了就吃不消,脚起泡。比负重行军更难的是夜间行军,刚开始的半个月大部分行军是在夜里。夜间行军困难很多,山区道路崎岖不平,时有危险发生。而且一个晚上要走70里左右,这对于刚入朝鲜的新兵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,经常有战士掉队。

最大的考验是过封锁线。美军用飞机构筑起封锁线,夜间,美国飞机会打照明弹,照得像白天一样。有时飞机会进行火力侦察,每次返航之前还会扔下很多炸弹,这时掩蔽的战士一动不能动。如果让飞机发现目标,整个部队就受到轰炸。当时没一个人会动,更别说逃跑了。坚持是英雄,逃跑是狗熊!谁愿是狗熊呢!

我们一直从朝鲜的高山走到了平原,从鸭绿江走到上甘岭,整整走了三天三夜,才到目的地。

工程部队一般不会跟敌军直接交火,可危险却不少。除了面临空袭和轰炸,还要担忧被包围。有一段时间,部队里传说有一支大部队在南边被敌人包围,受了很大损失。据说一个原因就是后面作业的工程部队没能做好工事,没及时修好桥梁,被美军切断了退路。由于处在一线,那段时间大家都很紧张。部队有时会在夜里遇到特务袭击,手段五花八门。最常见的就是袭击哨兵,部队要求将明哨改为暗哨,情况才有所改善。但值班的哨兵却不能丝毫放松。做好防范,高度警惕,危险才会降低。

有段时间,我们被安排到朝鲜老乡家里休息。第一个晚上,战士们来到老乡的门口,敲开门一看,全是女的。战士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都红着脸站在门口,害得他们只好在门口休息。

我从没在六个子女和孙辈面前提过六十年前在朝鲜的烽火岁月。


编辑:孔海燕
相关阅读
新闻聚焦




/ 更多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200033   浙文非备(7)【2020】1号
网站备案号:浙ICP备14007599号-2   浙公网安备33072702100068号

主管:中共磐安县委宣传部   主办:磐安县融媒体中心